資料來源:商業周刊 撰文者:褚士瑩

資料日期:2013年6月24日

首先我要聲明的是,我並不是語言天才。

實際上,我不知道什麼人是語言天才。很多人或許會以為學習外語是一份額外的負擔,但歌德有句名言:「Those who know nothing of foreign languages know nothing of their own.」(那些不懂得外語的人,等於對自己一無所知)也就是說,一個人會多少種語言,就有多少種生活。至於只能活在一種語言裡的人,生活就像明明有超高速的無線寬頻網路,可是只能用來上一個網站,任誰都會覺得很可惜吧?

我們都學過英語,或者正在學英語。我也是其中一個。因為過去二十年來居住在美國東岸,英語可以說是我日常使用頻率最高的語言,但是英語也終究不是我的母語,我也經歷過辛苦的學習過程,也翻爛過幾本字典,也犯過各式各樣的錯誤,因為口音鬧過各式各樣的笑話,所以就算現在我的英文出現一些拼字或語法上的錯誤,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,但無論犯多少錯,都沒有人說我不會英語。

這樣的自信,或許立刻會讓正在讀這篇文章的人感到有距離感,若只因這世界上存在可以使用外語的人,就讓你覺得不舒服的話,你的問題應該不是語言學習,而是其他的心理障礙,因為知道世界上確實存在著很有錢的人,過得很幸福的人,大概也都會讓你覺得不舒服。

倘若你可以克服這個心結,不會莫名其妙開始宣揚說中文多麼博大精深,中文學好比較重要,或是日本跟韓國的漢字都是從中文演變而來,何必去學昔日蠻夷戎狄的番邦語言,還說現在很多西方人都讓孩子學中文所以我們不應該去學外語的話,我們就有可以對話的空間。

我學過的語言,無論學得好不好,從泰語、維吾爾語、廣東話、馬來語、日語、韓語、緬甸語、擺夷語、阿拉伯語、英語(包括約克夏方言),還有一點義大利語跟巴西的葡萄牙語,有些學得好,有些半途而廢,而且顯然我還會繼續學習新的語言,但這過程當中,我發現學語言最重要的,已經不是語言本身了,而是養成「學習的習慣」。

語言就像樂器,當然有困難的,也有容易的,但是並不是學得會、學不會的區別,而是需要的時間,有的長一點,有的短一點罷了。我相信就算不是語言天才,任何人也都可以學會十種語言,只要有需要、有好奇心,說實在的,學習一種或十種外語,真的是沒什麼大不了的。

我相信語言學習不應該被當成「學科」來看待,更不應該光從該語言的「出路」來決定它的價值。作為一個在世界各地工作、生活的人,我深刻體會「國際化並不等於英文化」,多國語言、多元文化才是王道。

而學習多種語言,瞭解多種文化,便能培養多元思考方式,擴展視野,也才有創造的可能,太偏重單一語言,就好像近親繁殖,會造成文化的萎縮。只是複製再複製,無法走出自己的方向。現在是強調原創力、創意的時代,或許阿拉伯文、拉丁文、波蘭文等在現今社會看來,屬於非主流語言,但說不定哪天,這些技能也會變得很有用。為了學語言而學語言,把語言當成一門學科,是貧乏而缺乏說服力的。為了生活、為了好奇,那麼語言的世界就寬了。

常常聽到的那幾句話就是當地文化

當我一開始學習泰語的時候,並沒有到正式的學校去,但是從日常每天跟路邊的小販,搭車時聽陌生人聊天,打開電視看到綜藝節目或是MV單曲,我發現重複率非常高的幾個字,幾乎每兩三句話就必然會出現其中的一、兩個字。

泰國人無論男女老少,只要看到喜歡的東西,就會忍不住發出「Chorp!」更加愛不釋手時,就會重複說「Chorp Mak Mak!」

吃到好吃的東西的時候,咬一口就會驚嘆的說「Aroy!」無論是五星級飯店的料理,還是路邊攤販的小吃。

只要看到誰精心打扮了,穿漂亮的衣服,無論男女,一定會被誇獎「Suay!」更誇張的就會說「Suay Mak Mak!」

要是身邊有人生氣了,旁邊一定有人拚命在旁邊勸說「Jai Yen Yen!」生氣顯然是很要不得的事情,讓身邊的人都覺得丟臉。

無論是手上的一個杯子不小心打破了,或是一整個櫃子的貨品打翻了,受害的商家跟闖禍的客人,都搶著說「Mai Pen Rai!Mai Pen Rai!」

一開始,雖然不知道這幾個字確實的意思是什麼,但是不斷在各式各樣的場合聽到這些字,自然而然就理解這幾個字的意義,還有這幾個簡單的字對於整個泰國社會的重要性。

能夠遇到喜歡的事物,吃到好吃的東西,看到賞心悅目的景象,是三件泰國人生活當中最重要的事情。及時行樂,人生苦短。不喜歡,不好吃,不美的東西,無論再怎麼便宜也沒有用,再窮的人也不會去碰。

但萬一遇到不如意的事情,與其追究、懊悔,最重要的都是先把心放下,算了,沒關係,已經發生的事,有什麼好說的呢?繼續昂首闊步,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的往前走吧!只是闖禍的人,搶著說算了算了,對於不習慣這個文化的外國人來說,一開始可能聽了會很生氣吧?

當我也開始把這幾個字,隨時隨地掛在嘴上以後,發現身邊開始被永遠的笑容圍繞著,被當成觀光客的爾虞我詐沒有了,陌生城市的緊張感消失了,我開始變成曼谷人看得起的「上道」的外國人,開始懂得泰國式的生活態度。

尊重異文化觀點、易地思考,當然是所有進入田野工作者的前提,可是如果事實是:不論我們再怎麼努力嘗試,不同的環境所塑造出不同的世界觀終究存在著隔閡;我們今日自以為成功的跨文化溝通,如果其實只是受到強勢文化支配,造成可以理解的假象而已呢?

我從泰國人身上學到,無論是泰國人看外國,或是外國人看泰國,都有跨不過去的地方,當西方努力的找尋理論來解釋的時候,泰國人只會說,這就是文化差異,明白了、接受了就好了,你過你的,我過我的,Mai Pen Rai,無所謂。

這種時候,對方的語言就可以幫助我去直接感知對方的環境,而不是硬要用我的文化經驗,從「翻譯」的角度去預期對方的反應,否則這道永遠跨不過的溝,就會越變越寬。

只要學會五個字,就可以在泰國生活了!

一旦我接受了Chorp,Suay,Aroy,Jai Yen Yen,還有Mai Pen Rai這幾個字對於泰國人生命的無比重要性,而不是這些事物跟價值觀對於我個人的意義,我在泰國的日子就開始變得很好過了—因為我知道無論遇到什麼困難的時候,都要Jai Yen Yen,別把自己跟身邊的人都弄得那麼沉重,既然已經發生的事,不要頻頻回頭,Mai Pen Rai,往前看,吃點好吃的吧!把自己弄得光鮮亮麗吧!買點喜歡的東西犒賞自己吧!人生多麼美好!

說曼谷是全亞洲最國際化的城市,我個人認為當之無愧,作為一個從過去到現在從來沒有被殖民,從來沒有排外、恐外的社會,選擇在曼谷落地生根的外來族群,確實來自地球的每一個角落,每個不同地方來的人都可以在這個城市裡,找到自己的位置。英國人在這裡找到銀行業,印度錫克教徒在這裡佔領了裁縫業,華人掌握黃金市場,印度人買賣鑽石,俄羅斯人經營特種行業,美國人教英文,澳洲人做房地產,緬甸人在漁船上,伊朗人設計珠寶,奈及利亞人專門跑單幫出口民生用品到非洲,也有中東人專屬的觀光醫療市場,菲律賓人在旅行業的地位則在南方度假島嶼無可動搖。

各式各樣的人選擇在泰國居住,有些歐洲人在曼谷居住幾十年的時間,卻還是完全不會說泰語,也完全沒有學習的意願,無論多久都還抱著進入「蠻荒」的心態,長期適應不良與對泰國人的無法理解,變成這群人的標記。相反的,我身邊卻也有丹麥人、俄羅斯的朋友,不只全心全意生活在泰國式的生活態度裡,泰文聽讀說寫都非常流利,甚至還會唱些東北農村Isaan地區的鄉村歌謠,通過政府的檢定考試,正式入籍泰國成為泰國人。

我自己十多年來,以泰國作為NGO工作的據點,是一個觀察者,卻也是一個參與者,從生活點滴,到自身的改變及思考,當然少不了文化衝突的笑點,都成了我在學習泰國語言時最大的支持力量,因為我看到,要是我們能更努力嘗試,自然就能看到別人眼中的世界,也更能學會如何尊重彼此的觀點。

「不要相信任何主動跟你說英文的人。」成了二十多年前,我第一個泰國朋友給我的忠告,也是最好的忠告。因為即使不懂泰語,透過幾個不斷聽到的字眼,任何人也能夠感受到這個語言傳遞的訊息,可是用英語裝飾過以後,雖然還是從泰國人的口中說出來的話,反而聽不出真正的情感跟意義了。

原來只要學會五個字,就可以開始在泰國生活了。

提醒自己三件事

大部分的人在學習語言的時候會犯三個錯誤,那就是:學得太辛苦、背誦太多沒有用的字彙、跟背誦複雜的文法。以至於把學習外語變成一件很困難,又很無趣的事。如果我要立刻開始學習任何語言,我只要提醒自己這三件事。

第一件事,學語言不需要懸梁刺股,開開心心交一個當地朋友所學到的語言,可能遠勝於戰戰兢兢上語言學校好幾年的效果。

第二件事,除了初期的一百個單字以外,接下來最好所有的字彙,都是在日常實用的句子裡學會的。遇到不知道的字就去琢磨猜測、去問人、去查字典,如果你背下大量字彙,那你只能考好試,不能真的學好語言,因為如果不是在真實情況裡學的字彙,真的需要用到的時候,你不大可能能快速的從記憶中把這些隨機的字彙翻出來。

第三件事,文法是用出來的,而不是背出來的。如果今天有一個正在學中文的外國人,突然問你中文的文法規則,我們大部分的人都無法解釋,但我們卻都可以不假思索地正確使用—而且可能從六歲就已經會用了。所以學習一種外國語言的時候,別忘了也是同樣的情形,最好的學習方法不是背誦規則,而是模仿、使用,直到你自己的耳朵聽起來順了,通常就是對了。文法跟字彙一樣,不是那種可以預先學起來放的東西。

所以我第一步就是要挑一本簡單的教材,最好是有附語音檔的,所謂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,如果這是一本好的教材,運用好的教學方法,那麼可以節省好幾個禮拜的學習時間。所謂好的教學方法,就是十二個小時分量的教材中,能夠幾乎涵蓋你會用得到的所有內容,所以只要一本就夠了。如果英語不錯的人,不妨考慮美國的外事服務局(FSI,全稱是Foreign Service Institute)所出版給美國外交人員學習各種外語的教材,就是屬於這種一本就夠的好教材,雖然比較貴,但是值回票價,就算不是外交官一般人也能購買。

可惜我們很多人學到教材的一半,就因為種種原因中斷,等到再想起來或是再次下定決心,中間已經隔了好幾個月,這時候該怎麼辦?最好的方法是,從上次中斷前的最後一課開始,然後往前複習,而不是從第一課。

反過來複習的時候,除了正文外,練習也不能偷懶省略,如果發現自己不能回答習作的所有問題,就再往前一課,直到你能夠完全掌握那一課為止。

當掌握一個語言的基本結構,同時累積到一千個字彙以後,就是可以從初級進入中級,開始閱讀了。閱讀報紙、雜誌,看電視、電影,聽網路收音機,甚至廣告,而不是課文,因為真實世界的用法,會快速增強對這個語言的掌握能力,還有真正有用的字彙,從自己有興趣的版面或節目開始,就算是演藝圈的八卦新聞也無妨,如果能夠去旅行,跟當地人直接交流,細心聽他們怎麼說話,通常會有突飛猛進的效果。

一旦有中級程度以後,持續讓生活裡面出現這個外語的元素,繼續閱讀報紙、雜誌,看電視、電影,看廣告,平常在網上連線的時候固定打開網路收音機,就可以在不需要額外花時間跟金錢特地學習的情況下,保持已經有的程度。

一旦開始學習之後,每天的學習時間不用太長,就算半小時也可以,畢竟我們還有很多別的事情想做、要做,但是最大的忌諱是三天捕魚、兩天曬網,一旦開始就要每天學習持續一段時間,直到有基本的基礎為止,否則就像停停蓋蓋的地基,脆弱的地基是沒有辦法往上蓋房子的,最好的長度是每天一個小時到一個半小時,中間可以短暫休息一次,或是分成上下午一天兩次。

有了學習過好幾門外國語言的經驗以後,我一點都不需要問自己:「我學得會XX語嗎?」

我真正最需要問自己的問題其實是:「你這個懶惰的傢伙,該不會在三個月之內半途而廢吧?」

學語言的真實狀況,就是這個樣子。

 

書籍資料

書名:給自己的10堂外語課:這是突破人生限制的希望之鑰!
作者:褚士瑩
發行日期:2013年02月01日
出版社:大田

褚士瑩

國際NGO工作者。   

擔任美國華盛頓特區國際金融組織的專門監察機構BIC(銀行信息中心)的緬甸聯絡人,協助訓練、整合緬甸國內外的公民組織,包括各級NGO組織,少數民族,武裝部隊,流亡團體等,有效監督世界銀行(The World Bank Group)、亞洲開發銀行(ADB)及世界貨幣組織(IMF)在缺席二十多年後重回改革中的緬甸,所有的貸款及發展計畫都能符合財務正義、環境正義,以及其他評量標準,為未來其他各項金融投資進入緬甸投資鋪路。 

回台灣的時候,他跟在地的NGO工作者,一起關心客工、新移民、部落、環境、教育、社區營造、農業、自閉症成人、失智症家屬的支持等,希望更多優秀的人才能夠加入公民社會,這個領域的專業人才能夠一起做得更好。   沒有做這些嚴肅的事情時,他喜歡寫作,航海,划獨木舟,騎自行車,喝黑咖啡,吃芒果。至於去埃及AUC大學唸新聞,泰國唸語言,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唸公共政策,這種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就不用提了。在大田出版的中文作品包括「元氣地球人」系列、《年輕就開始環遊世界》、《每天多愛地球一點點》、《地球人的英語力》、《給自己10樣人生禮物》。

創作者介紹

計劃性複習才是王道

memoba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